NPO綠色生命參與者回響

感動在多倫

曾偉浩

記得人生第一次植樹是在初中二年級,那時候覺得植樹就是種一棵樹,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但這次在多倫的植樹,讓我不僅深深地感受到了植樹對於北方防沙的重大意義,而且收穫了一種感動與敬佩,一種對於像易媽媽、陳校長、番薯叔叔這樣的公益人物將自己餘生奉獻給祖國植樹造林的公益事業的感動和敬佩。

這次多倫植樹之旅得益於熱心公益事業的番薯叔叔的全力資助。當初四月份的時候,他就向我介紹了易媽媽的感人事蹟,並邀請我同去多倫參與植樹活動。因當初考試期間,並未如願。我沒想到,番薯叔叔在六月份的時候再次邀請我去參加多倫植樹活動,這裡非常感謝番薯叔叔。

在未達到內蒙古多倫之前,我一直以為多倫的草原已經被沙漠無情地摧毀了。而且一直以為我們是要在荒漠上植樹。但現實總是“殘酷的”。O(∩_∩)O哈哈~。多倫是個非常美麗的一個城市,有廣闊的大草原,有清澈的湖水,絲毫見不到所謂的沙漠。後面瞭解到十年前的多倫並非是這樣,十年前多倫到處都是沙,一片荒瘠之地,後面政府通過飛機連續播種了幾年,草才將沙子給固住,然後通過人工在這個基礎上種上樟子松進一步固沙,所以我們這次植樹活動不是在荒漠上種樹,而是在草地上種植樟子松,因為多倫現在的草地是非常脆弱的,如果不進一步用樟子松把沙子固住,沙漠會捲土重來。下面這張照片就是在美麗的多倫拍的。

在未見到易媽媽之前,對易媽媽的感人事蹟只是停留在網頁的資訊。易解放易媽媽今年有65歲了,她牽頭成立的“綠色生命”組織與當地政府簽定了協議,用10年時間種植110萬棵樹,用20年時間來保護這些樹,並於20年後,將這些樹全部無償捐獻給當地的村民。12年多來,為了植樹事業,她捐出兒子的生命保險金賠償金等3000多萬日元,易媽媽還捐出自己在國外打拼近20年的積蓄,還賣掉了兩處房產來維持這項公益事業的持續。儘管現在你看到有這麼多人來參與植樹,可是,在最初的5年中,曾經孤獨的一個人,最多也就是老伴和綠色生命的理事同行。以上的貢獻都是常人無法想像得到的。無圖無真相,下面用兩張對比圖來看看易媽媽植樹造林的貢獻。第一張圖是未植樹前的一片沙漠。第二三張圖是易媽媽植樹造林後的巨大變化,曾經一片沙漠的地方已成一片綠洲。第三張圖片裡面的就是易媽媽本人了。

這次去多倫植樹,非常有幸認識了易媽媽本人,通過這幾天的植樹活動,可以感受到易媽媽對植樹造林公益事業的熱愛以及她對中國沙漠化的擔憂。看到易媽媽那麼大年紀,還一直奔跑於內蒙古的各個沙漠地帶,帶領志願者們種下了一棵棵樹苗。讓我們這些年輕人對這位環保義士易解放易媽媽肅然起敬。在我們第一次前往根據地植樹的時候,我留意到一個細節,其實易媽媽的心臟不太好。當時,我跟易媽媽和席媽媽走在前頭,由於走得比較快,易媽媽喘氣特別大。後面通過她們的對話,瞭解到易媽媽身體不太好,好像還做過幾次手術。於是我心裡一直在想,是什麼一直在背後支持著她,這個時候她本應該在家裡安享晚年,無須在多個沙漠地帶到處奔波。我猜想應該是她兒子生前的願望,易媽媽把對自己兒子深深的愛轉換成了對祖國大地的愛。是這種愛一直在支持著,鼓勵著易媽媽,讓易媽媽不懼任何困難,一直堅持到了現在。正如易媽媽和她丈夫在一個紀念碑上給他們的兒子寫的一段話所說,“活著,為阻擋風沙而挺立;倒下,點燃自己給他人以光亮。”

還有一個令我們很感動的是番薯叔叔的姐姐陳尹玲陳阿姨,我們都叫她陳校長。因為她在香港成立了一個綠蔭家園基金會,每年都會帶很多香港的中學生來參與植樹。我覺得陳校長這樣的做原因應該有兩個,一個是加強香港中學生的環保意識,二來應該就是加強香港中學生對祖國的認同感。陳校長當時單獨給我們十幾個人講述了她的故事,她發自內心地向我們表達了她個人對祖國的熱愛,對祖國大地的熱愛乃至對世界大地的熱愛。講述的同時並給我們放映了她走訪磴口縣植樹和去塔克拉瑪幹沙漠的錄影,這些錄影讓我們深刻感受到了中國乃至世界沙漠化的嚴重性,特別地跟我們強調了中國政府為阻止沙漠化做出的巨大貢獻,這些我們國人甚少人知道。

陳校長,還有一位席媽媽(一位志願跟隨易媽媽並協助易媽媽的愛心媽媽)和易媽媽一樣都是上了些年紀,同樣是奔波於沙漠地帶,為植樹公益事業傾注了畢生心血,四處奔走呼籲植樹造林,募集資金。到如今,已經擁有了各個國家,各個階層,各個行業的成千上萬的支持者和志願者。她們以一位母親的愛和堅持,喚起了千萬人的環保意識。

這次植樹回來,讓我萌生了在學校建立個社團支持綠色生命NPO的想法。因為在南方特別是在廣東,到處都可以見得到樹木林立,自然也就很少人會去關心沙漠化的環境問題。於是我想該用什麼方式去喚起廣東這邊的人民去關心遠在北方的沙漠化的環境問題,用實際行動去支持沙漠植樹造林。我相信這邊有相當一大部分人有關心,只是不知如何去付諸行動。所以我想先在學校建立學校社團,和香港的綠蔭家園一樣支持易媽媽的綠色生命NPO,帶動更多的志願者前往沙漠地帶去體驗種樹,讓年輕人意識到祖國沙漠化的嚴重性,並可以嘗試向深圳本地的企業募集資金支持社團,帶動更多的企業去支持綠色生命。甚至以後經驗成熟後可以嘗試在深圳市發展一個基金會來支持易媽媽的綠色生命。希望自己也能盡一份微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