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植樹贊助人的故事 – 易解放女士

希望在人間:大地媽媽的故事

〝綠色媽媽〞易解放

〝活着,為阻擋風沙而挺立;倒下,點燃自己給他人以光亮和溫暖。〞

易解放女士,一位失去兒子的母親,在荒漠種樹延長兒子的生命。十年間,她捐出愛子楊睿哲的人壽保險金和事故賠償金,她幾乎花光自己所有的資產,還賣掉了兩套房產,帶領廣大志願者和聘請農民在內蒙古荒漠種下了150萬棵樹,讓1萬3千畝沙地變成綠洲。

她發起〝百萬個母親,百萬棵樹〞活動。她呼龥天下母親:愛孩子不一定是給他留下房子、車子、金錢、更需要給孩子留下綠地、藍天、清水等生存環境。

她榮獲“第七屆中華慈善獎”〝中國百位優秀母親〞,〝上海市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十佳好人好事〞、〝全國歸僑僑眷先進個人〞、〝第二屆全國道德模範提名獎、“聯合國婦女署暨網易女性十大女性榜樣獎”、〝第三屆感動內蒙古十大人物〞和〝首屆中華女性公益慈善典範--中國十大公益女性〞等稱號。

但是她沒有在榮譽面前止步,她把上百萬的獎金都捐種了樹,她還算了一道數學題告訴我們一個最簡單的環保公式:中國13億人,每人每年捐50元種5棵樹,三年後,沙漠的植被率就能達到50%,我們就可告別沙塵暴!

第一章:2000年–為什麼?

家裡有一隻壞了的錶,是兒子的,發生車禍之後留下來的,它永遠就定在這個時候,2000年的5月22日早上9時20分,他的生命就永遠停止在這裡,生命被定格!

易解放女士

在她38歲那年,易女士由上海東渡日本,經過十數年的打拼,她和丈夫楊安泰先生終于在異國紮下根來,兒子楊睿哲十三歲到日本,高中畢業後考上日本著名中央大學商科會計專業學習,他一直是父母的驕傲。這個家庭像很多移民家庭一樣,過著勤奮又安穩的生活。那時他們不知道一塲災難正悄悄地降臨。

2000年5月22日早上兒子騎摩托車照常去上學,臨走時還跟母親說好中午回家,但那一天之後兒子再沒有回家。易女士剛上班不久,接到通知,兒子發生車禍,她的上司及主管陪著她到醫院,醫生盡了力搶救兩小時無效,她不肯放棄,呼天搶地的哭,要幫他做人工呼吸,抱著他,他身體仍是暖的,想把他叫回來。安慰的說話,一句也聽不進去。兒子蠟黃的臉,眼睛也沒閉上,好像在對她說:媽媽,我今天闖禍了,回不去了,非常無奈的表情。

一個年輕,前途美好的青年,一個美滿的三口之家,易女士在日本打拼的希望和意義,在頃刻間坍塌,在以後的一段很長很長時間,夫婦倆無法面對兒子不能回來的現實。兒子過世三個月左右時,是最痛苦的。有好幾次下了班,怕一人回家,跟丈夫在車站等,大家一起回來,滿屋都是兒子生前的東西,他的書,他的衣服,他的房間仍和以前一樣,但是家裡就是沒有了兒子這個人。踩著樓梯上來的台階聲,聽到似是兒子的腳步聲,總以為她兒子回來了,但是多少次都失望,很失落。在星期六、日,她丈夫在醫院工作比較忙,她一人在家,她會在兒子靈台前哭泣,她關上門,把電視機開到好大聲,不想鄰居聽到她的哭聲。

災難來時,生死相隔,骨肉分離,黑暗中是什麼力量,延續親情和生活的勇氣?骨肉離去,留在世上的人,是把自己留給絕望,還是堅強?對於易女士,這個選擇的過程是一種煎熬,也是一次歷煉。她為什麼能鼓起勇氣,選擇擁抱生命呢?

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在最艱難困苦時,她在日本的同事和朋友給了她莫大的安慰。很多平時要好的同事,都不敢跟她說話了,因為只要她們問一句身體好嗎,易女士的眼淚就流下來;但大家都想鼓勵她,年輕的會約她出去談天,同齡的部長們輪流安慰她,到星期天休息日到她家探望、安慰,陪她聊天,甚至說如她想哭,叫她在她們肩上爽爽快快的哭吧,哭到哭不出為止。有同事把雀仔及流水聲錄了給她聽,作為她兒子唱歌給她聽。

在兒子過世後四個月,易女士帶著兒子的骨灰和照片,來到了歐洲。他很喜歡歐洲中世紀文學和歴史,生前連一次巴黎也未去過,所以她就帶著他的小骨灰盒去了法國巴黎、比利時的布魯塞爾、羅馬、梵蒂岡、弗洛倫薩、威尼斯,米蘭,德國的​​柏林。她帶著兒子去了好多地方;我們中國人有忘諱,她帶著兒子的骨灰,人們就避開她,外國人沒有避開她,他們給她拍照,甚至幫忙拿著,還安慰她,不認識的人,他們陪著她一起吃飯,怕她寂寞、難過。

一天來到法國羅浮宮為兒子拍照時,遭到工作人員阻止,說這裡不能拍照,這時一個歐洲旅行團過來,易女士意外地得到其他人的幫助;十幾個歐洲婦女看了她問明原因,知道易女士兒子因交通事故離開了她,有些人馬上流下淚來,批評工作人員冷漠。又幫忙為她及兒子骨灰盒和照片拍照。拍她肩膀安慰她,說她的兒子這麽英俊,在天國一定是天使呢。易女士覺得非常感動,感人的母愛,好像不用語言,也沒有國界之分,一個人類共同的感受:一個母親懷念她英年早逝的兒子之情,到那裡都能得到同情,都能得到支持。

歐洲的旅程令易女士釋懷,經過一年多的調整,這個母親才慢慢從傷痛中走出來,開始仔細整理孩子的遺物。整理的過程,也是梳理自己心緒的時候,漸漸地在腦中分明起來,想起兒子曾說過,大學畢業以後要為中日經濟作出貢獻,談到沙塵暴的問題,要在中國大規模植樹的事也想起來,易女士想兒子既然有這個想法,她本來是個比較堅強的人,她不能這樣窩囊廢的、哭哭啼啼的,做一個無所事事的母親,他一定不喜歡她這樣,因為兒子在生時曾說他是很尊敬她的。愛兒曾建議媽媽退休後回國植樹冶沙,並且表示:〝我們要幹就幹大的〞。

2002年易女士來回於日本和上海之間,著手籌辦〝NPO綠色生命〞組織。

第二章:2003年–為了治理沙塵暴,植樹造林

為了實現唯一的兒子的遺願,易女士謝絕了公司的挽留,辭去工作,拿出兒子25萬元〝人壽保險金〞作為啟動基金,成立了一個〝特定非營利活動法人綠色生命〞〔以下簡稱NPO綠色生命〕的公益組織。她到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庫倫旗內號稱〝死亡之海〞塔敏查幹沙漠(科爾沁草原)、阿拉善沙漠考察,行程近8000公里,立下宏願,並同當地政府簽定第一個協議,用10年時間,在該地區嚴重沙化的一萬畝沙地上種植110萬棵樹的奮鬥目標;植樹資金由NPO綠色生命募集提供,當地政府協同管理樹木的成長;植樹後20年內不准砍伐,20年後所有樹木無償捐贈給當地牧民。那時,支持她的朋友,僅僅是出於要幫助一個失去兒子的母親走出絕望,他們也不知道她到底能走多遠。

NPO綠色生命

為解決植樹費用和組織營運費及活動經費,易解放女士捐出兒子的人壽保險金和事故賠償金,變賣了兩套房產,還有在日本打拼近20年的積蓄。她為了植樹事業傾注全部心血,積極奔走宣傳,募集資金,將一片片沙地恢復為綠洲。

2003年選址塔敏查幹沙漠(科爾沁草原)植樹

第三章:2004年–植樹一萬棵–起動

2004年4月22日在塔敏查幹沙漠(科爾沁草原),亦稱八百里旱海,22日是她愛子的死亡紀念日,也是巧合地她命運裡種下第一棵樹的日子。

有三百多學生和農牧民參與種樹。易女士代表綠色生命管理和參與植樹。植樹期間遇到很多困難,路途遙遠,走半天去買樹苗,再把它運過來,路不好走,在沙丘上種樹,要人力扛,要馬車運,請人幫忙種,第二天去看,所有剛剛種下的樹苗,被當地特別大的強風吹走吹倒了。

照片:馬拉著木板車(易女士站在一旁)

原來一般要挖洞去種,用拖拉機先挖出一個深一米的大溝,在深溝內再挖洞才可種樹苗。又要到很遠找水灌溉。

因為久旱無雨,無奈之下,選擇打井,但是成本很高。一口細細的塑管井就四五千元,非常乾旱,缺水,打一口井就用了兩天,一口井衹夠灌一百畝地,澆水的速度跟不上蒸發的速度,第一批種植的一萬棵樹幾乎瀕臨死亡,就在小樹奄奄一息的時候,幾乎十年春季沒下過雨的塔敏查幹沙漠竟然下了幾天幾夜的雨,結果樹苗的成活率達到75%以上。

2004年種的樹[照片攝於2010年]

第四章:2005年–植樹二萬棵–遭遇困難

2005年4月,種楊樹二萬棵,因為植樹的時候天又下雨,所以成活率也達到75%以上。

試種的五千棵山杏苗,因為絕種植物的不可逆轉性沒能成活。

樹木突然出現大面積死亡!種的樹可能不適合於沙漠種植;千辛萬苦籌來的資金眼睜睜消失在沙漠裡,要放棄嗎?放寬自己的心胸吧!易女士想,自己的孩子不在世啦,沒法表達對他的愛,可以幫助其他的孩子,為了天下這麽多可愛的孩子,就做一個公益事業,為改善今後孩子的生活環境,目標漸漸清晰起來。易女士決定把自已的儲蓄全拿出來,丈夫起初反對,因他倆自日本回國後,已沒有收入,坐食生崩。雖然已經用了很多錢,易女士最後決定堅持下去,因為這是她的事業,是自己生命的一部份。易女士的丈夫也全心全意支持種樹的事業。

(後來,易女士學會了在不同的沙漠環境中種植不同種類的樹苗。)

第五章:2006年–植樹三萬棵–艱苦經營

2006年春天種楊樹、夏天種松樹共三萬棵。因為松樹的成活率不到70%,所以總體的成活率在75%左右。

以十年種一百萬棵的目標計算,每年需種樹十萬棵,但前三年因為集資困難,祇種了六萬棵。

2005,2006年種的樹[照片攝於2010年]

第六章:2007年–植樹三萬棵–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

2004、2005、2006年就衹有易女士一個人,基本上沒有外力援助。04年一個人。05年跟楊先生和高林理事3個人。06年又是易女士一個人。

當困難來襲,忍受風沙和寂寞,在沙漠中植樹,在易女士看來不值得一提,真正讓易女士感到憂慮的是日益吃緊的資金和人手問題,有很多次她想到放棄,在困難面前只要想起兒子未了的心願,她感到有一股力量會支持她,而這股力量能使她匆忙的脚步變得輕盈些。

2007年所有的積蓄,愛兒的保險金,賠償金全部用盡了,唯有將浦東的房子也賣了。不斷地四處奔走募捐。春夏種樹,秋冬到處募捐。

有一句話: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易女士知道最起碼要三年,她準備堅持五年;2007 年是易女士植樹的第四個年頭,她的舉動贏得了致力於環境保護工作的民間組織,在這裡她得到很多年輕人的幫助;〝我終於有了生力軍〞而且是國際的,有加拿大 人,美國人,新加坡人,日本人,中國人,至少已經有五個國家的成員了。

2007年四月的春天,易女士帶着這群職業、年齡、甚至國藉都不同,來自五湖四海的人,這些生活在繁華都市的年輕人,第一次領略了另一種生活的真實。在這樣的環境中,他們知道種樹不是一次簡單的激情燃燒,而是關係到當地人的生計。

令人驚奇的,在沙漠如此惡劣的自然條件下,竟然還會有沙蟲。2007年夏天易女士陪同美國著名林業專家羅斯教授來到庫倫旗,羅斯教授多年來奔波於第三世 界,有豐富的沙地植樹造林實戰經驗,通遼市林業局專家也來了;他們指點了易女士及當地農牧民,怎樣治蟲防蟲,樹苗選用美國和通遼的楊樹雜交品種,生命力 強,成活率更高。

種樹對易女士來說,最初僅為了完成兒子的遺願,而如今這片沙漠中的綠地,又凝結了眾多志願者的心血,易女士覺得這片綠地讓她開始重新認識生命,重新定義母愛。

易女士說:還記得在歐遊時,有一次,一個外國籍的媽媽,抱著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那女孩跟我打招呼,當時我抱著我兒子的小骨灰盒,那女 士看著我羨慕的目光,問我要不要抱抱這個可愛的小女孩,我說好,太好啦!我有很久沒有這感覺了!抱著孩子的感覺太幸福了!雖然兒子走了,世上還有很多值得 我去愛的小孩,盡管他們不是我自己的孩子,為了那些還活著的、可愛的孩子,我願意去這樣做。如今,被稱為〝800裡旱海〞的科爾沁草原,有21 公頃荒漠已經逐漸被綠色覆蓋,10多萬棵樹苗正茁壯成長,人死不能復生,還能倖存的父母,是有任務的,兒子生前想做,他未能做到的,我作出一個不普通的決 定,去完成兒子未了的心願,來寄託對愛子全部的愛和思念。

2007年種的樹[照片攝於2010年]

前三年(2004至2006)只是易女士一個人種樹。2007年夏天開始,大批年青人來種樹。易女士的的努力已經傳開來!

易女士用兒子的人壽保險金中的25萬元人民幣,為湖南省雷鋒的家鄉望城縣捐建了一所希望小學,學校的名字以愛子的名字命名:望城縣學士睿哲希望小學。兒子生前曾就讀的日本東京中野區立穀戶小學和這所希望小學結成了中日友好小學。

庫倫旗的百姓特地為楊睿哲建立了一個紀念碑,碑的正面是易女士與丈夫給兒子寫的一段話:

“您是一棵樹,無論活著還是倒下,都是有用之才。活著,為阻擋風沙而挺立;倒下,點燃自己給他人以光明和溫暖。”

庫倫旗的百姓為易女士的兒子楊睿哲建立的紀念碑

2007年由於上海電視台和報紙、雜誌開始宣傳易女士的植樹故事,募集捐款開始出現了好轉。易女士還到各個社團組織以及各個大學,中學,小學以及在中國的日資企業等宣傳呼龥沙漠植樹的意義,籌集捐款,所以春、夏共種三萬棵。

越來越多團體和志願者也加入,使易女士明白植樹活動的意義,喚起人們心裡愛國熱情,她將植樹成為她的專業,應盡力做到走不動為止。

(從2004至2007年共種九萬棵樹,成活率90%)

第七章:2008年–植樹11.2萬棵–堅持帶來成果

2008年4月9日易女士和34名志願者來到了塔敏查幹沙漠,親眼目睹了這裡惡劣的生態環境,心靈猶如受到巨大的撞擊,深感宣傳環境保護的重要。

2008年,第一個重大轉機:易女士獲得〝中國百位優秀母親〞榮譽稱號。在全國婦聯的支持合作下,易女士和婦聯共同設立了〝母親綠色工程專項基金〞並推出「百萬母親、百萬棵樹」運動,每位母親捐出5元錢,在沙地栽下一棵樹的綠色生命計劃。

2008年,由於媒體的大量報道,帶來了更多的捐贈和易女士帶領志願者參與公益植樹,完成了十一萬二千棵樹的種植目標,成活率90%。

2008年種的樹[照片攝於2010年]

第八章:2009年–植樹30萬棵–造林的好處實現了

2009年種樹三十萬棵,成活率達85%。

在社會各界支持幫助下,6年共種了五十萬多棵樹。2004種的樹苗,有10多米高的,已成林了;2005種的,也有7-8米高的,亦成林了。

樹林能防風沙,有效地留住地下水源;農民在樹和樹之間種些農作物如大豆等,帶來收入。雨水多了,野鶏也回來了;野生動物及鳥兒又回到塔敏查幹沙漠。易女士覺得植樹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推掉的社會責任,的確很辛苦,但越做越有意義,現在綠樹成蔭了。

塔敏查幹沙漠,占地280平方公里,蒙古語稱〝魔鬼大沙漠〞,橫跨通遼、赤峰兩市,庫倫奈曼和科左後旗素有〝八百里旱海〞之稱,是中國東北地區第一大沙漠。這裡原來植被稀少,除其腹地生長的黃柳條,沙嵩等植被外,一概是明晃晃,金燦燦的明沙。現在,被〝英雄母親〞披上綠色盛裝。

2009年種的樹 [照片攝於2010年]

綠色母愛,旱海變綠洲

每次植樹回來,易女士都到兒子在浦東墓園墳前拜祭,並告訴兒子總共種植了50萬多棵樹了,感謝兒子每當非常乾旱缺水時,兒子總能帶來雨水,解決灌溉的困難。

易女士告訴兒子現在捐款人很多,幫助植樹的人很多,但是能夠幫助她們企業運作資金的人還是沒有期待到。

第九章:2010年–植樹50萬棵–10年的項目提前完成

2010年四月的春季植樹,綠色生命一下子完成了五十萬棵樹的種植目標。在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的支持下,在社會眾多志願者的支持下,在各大媒體的宣傳報道下,易解放的「百萬母親,百萬棵樹」的植樹夢想得到了全國人的支持,她獲得了民生銀行“十大非凡夢想家”一等獎,福特汽車環保獎和中華寶鋼環境獎共計三大項圓夢基金約70萬元人民幣的獎金,作為資金,提前四年完成預定的110萬棵樹的生態林援建種植目標。

第十章:2004-2010–昔日沙漠今日綠洲

七年過去了,綠色生命始於易解放女士一人在沙漠孤軍奮戰,到如今擁有了成千上萬的支持者、捐款者和植樹志願者。他們來自世界各地、各個國家、各個陛層、各行各業。有中國、美國、加拿大、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荷蘭等國的公務員、企業家、藝術家、教師、大中小學生、白領和藍領工作者、家庭主婦、退休老人等。

一位母親的愛和堅持,喚起了千萬人的環保意識。

在廣大志願者,部份政府機構以及各大媒體的積極支持和參與下,綠色生命終於在2010年4月26日,提前4年完成了1萬畝生態林100萬棵樹的種植目標,樹木成活率普遍達到85%以上。所有親臨綠色生命植樹基地參觀的人都認為這是一個奇蹟。為此,中國國家林業總局、全國綠化委員會、全國婦聯三大部委機構,決定2011年的中國的國際森林年會,在綠色生命基地召開。為綠色生命生態基地建立了“母親公益林示範基地”紀念碑,以示鼓勵和嘉獎。

第十一章:持續努力

到2012年,易女士和她的支持者加把勁,已經在內蒙古種下了150萬棵樹,讓1萬3千畝沙地變成綠洲。

現在,植林區雨水充沛了,農作物豐收了,牧民們冬天有樹枝取暖不怕受凍了,牛羊馬匹有足夠的草料了,不用花錢去買了,土地不荒蕪沙塵暴也少多了,經濟條件好了孩子也能上學去,生活也比以前安定了。

拯救環境危機,荒漠化的治理,不應只是一位母親或者一個環保組織的責任,需要所有人共同關注。植樹不僅對荒漠化治理,實現節能減排、遏制氣候變暖等現像有重大意義,它也是我國公民的法定義務。現在,NPO綠色生命與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共同推出〝母親綠色工程〞,號召天下母親帶動整個家庭為了子孫後代植樹造林。這是一項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億萬人植樹,福蔭子孫的環保大業。

易女士繼續她的植樹努力,在內蒙古磴口和多倫繼續兩個造林項目。

2011年起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磴口縣烏蘭布和沙漠種植一萬畝梭梭防沙林
2013年四月起開始在內蒙古多倫縣種植樟子松防沙林

第一批志願者共計23人。其中有來自香港、加拿大、新加坡、英國和法國的FCSI成員,來自香港“綠蔭家園”會員和成都、北京的志願者。為了保護生態環境,阻擋風沙的侵襲,他們在砭人肌骨的凜冽寒風中植樹。

第十二章:“綠蔭家園”支持易解放女士的植樹及恢復生態項目

“綠蔭家園”是由一群在香港支持防治荒漠化的志願者成立。在2012年7月,“綠蔭家園”的成員訪問了易女士在塔敏查幹沙漠的第1期種植基地及在烏蘭布和沙漠的第2期種植基地,以瞭解更多有關項目。在2012年10月,成員們參加了在磴口的第2期種植基地的植樹活動。在2013年4月和7月,成員們參加了在多倫的第3期種植基地的植樹活動。在未來幾年,“綠蔭家園”將支持多倫的植樹活動。

我們期待您的支持和參予。

(寫在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