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現代社會,我們都是消費者,都有份造成人為的荒漠化和氣候變化。

世界需要更多的肥沃土壤來養活不斷增長的人口

世界上最重要的不可再生資源是肥沃的土壤,即是有生機土地的表層。 肥沃的土壤資源是有限且不可替代,它養活了全球70億人;估計到2050年人口將達90億,屆時全球糧食產量必須增加70%。

表土正在世界消失

沃土是全人類共同資產,它不僅為我們提供了食物,而且為今世後代提供了水、能源和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 地球的沃土正以驚人的速度消失。 一層經數個世紀始能形成的土壤,可以在數個季節內因風和水的侵蝕而消失。

荒漠化和土地退化並不限於荒漠的擴張

每年有1 200多萬公頃有生產力的土地因荒漠化或土地退化而消失,達瑞士國土面積的三倍,估計全球有超過20億公頃土地受退化影響。 土地退化是引起生物多樣性、生態系统功能及服務减少或損失的多種過程, 包括所有陸地生態系统的退化, 也包括相關水生態系统的退化;而當退化在乾旱、半乾旱和亞濕潤地區發生時,生產力受到水的供應的限制,這被稱為荒漠化。

旱地土壤退化影響全球糧食生產和生物多樣性

生物多樣性

圖中地表及地下的生物比盛放的鮮花還要多。

土地退化和荒漠化並非是只影響邊遠地區少數人的問題; 旱地包括耕地、灌木地、草原、稀樹草原、半荒漠及荒漠,佔世界陸地面積的40%以上,孕育著世界上最有價值、稀有的生物多樣性,住了21億人,佔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旱地是支持維持全球人口的生境、作物和牲畜的關鍵。

荒漠化可由水資源和土地資源管理不善造成。

全球暖化加劇了荒漠化的問題,而荒漠化也進一步加速了全球暖化

  • 《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於1996年12月26日生效,其落實有助應對全球糧食安全等問題。
  • 聯合國糧農組織於2010年啟動了氣候智能型農業(CSA)概念,作為應對氣候變化挑戰的統一方法。 CSA 方法旨在減少取捨,促進協同效應,並為地方、國家及國際的不同層面持分者提供手段,找出適合當地情況的農業策略。
  • 由於土地退化與糧食生產下降及其對生物多樣性的威脅之間的聯繫,荒漠化越來越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近數十年來荒漠化的劇主要是人為的

  • 對生態系統如何運作的知識的提高,揭示了氣候變化和人類活動(如不可持續的農業、水資源管理不善、不公平貿易、短視的商業模式等)造成的區域和全球影響相互交織的複雜性。荒漠化現在被視為當今最複雜的挑戰之一,其嚴重的環境、經濟、政治和社會影響,遍及世界各地、每個人以至未來世代。
  • 近數十年來,不可持續的化學密集型農業嚴重加劇了荒漠化問題。
  • 於2009年提出的行星限界概念包含九個領域的行星限界,人類可以在限界內繼續發展和世代繁衍; 農業對9個領域中的8個造成破壞。

這些議題跟我們有關嗎?

當然。 陸地上的生命皆依賴肥沃的土壤, 包括我們;然而,人類正是破壞生態系統和加速荒漠化的始作俑者。

坐言起行 – 土地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