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gal-Bacterial Ratio

基礎土壤生物學系列三:不同演替階段的植物,需要不同比例的不同土壤微生物。

其中以對細菌及真菌比例的不同需要最為顯著,絶對影響植物的生長狀況,健康程度和營養價值。

就以拓殖在地球上九成植物的菌根真菌為例。有些植物絕對需要它們,但另一些則避之則吉。我們進行農耕,一定要知道,我的作物屬於自然界那個演替階段的植物。

在一般情況下,很早就演替的植物物種,例如很多雜草、十字花科蔬菜、芥菜和紫甘藍等作物,它們不需要菌根真菌,菌根真菌甚至可能損害它們。但年生蔬菜、花卉、牧草和行栽作物或廣畝作物,需要泡狀叢枝菌根真菌(VAM);多數常綠植物需要外生菌根真菌;藍莓和石楠類植物則需要杜鵑類菌根真菌等。需要菌根真菌拓殖的植物,在它們能生長得健康的土壤裡,真菌與細菌的比例也自然要偏高。這比例的不同,也自然反映在土壤的酸鹼度上。實際上,土壤的酸鹼度主要是由土壤裡細菌與真菌的比例來決定的。

在化工農耕年代,肥料推銷員習慣了用酸鹼度計,測得土壤酸鹼度後,向農耕者推銷某種化肥以調節至所種植物所需的酸鹼度,初用時多數會收到效果。但時間一久,那些化肥裡未有被植物吸收的部份便在土壤裡以無機鹽形式積存,土壤先變得板結;淋失的化肥又令附近的水資源營養不平衡,滋生各種蟲害,反過來侵害植物。至此,推銷員便有另外的生意可做,轉為向農耕客戶推銷土壤鹽份的中和劑以及除草除蟲劑。這是做不完的生意,因為農耕者會發現自己農地土質每況愈下,卻無力扭轉這個惡性循環。這循環基本上在有機水溶肥的應用上一樣出現,祗不過剩餘物毒性較低而已。可嘆的是,大多數人相信農地不斷退化是因為每次栽種植物後,土裡的營養都隨著被收成的植物吸收去了,於是要不斷添加肥料以補充營養。這謬誤不知要過多少個世代才能更正過來。實際上除了極少數的情況下,植物需要的營養都是靠土壤微生物不斷在自然界循環,回歸土壤的。水溶肥料令土壤失去的,是植物賴以為生的微生物,而不是營養。

自然界本身不會產生這種惡性循環,自然或再生農耕也不會,因為農耕者會首先認出自己的作物是屬於自然更替那個階段的植物。就即以植物所需的氮而言,早期更替植物需要的氮的形式多為硝酸鹽,而更替愈晚期的植物類(參考附圖),需要銨的比例會漸次提升。多年生的植物,甚至在生長不同階段對硝酸鹽與銨需求的比例也在變。單是這一事實,已能解釋為甚麼外加肥料總難健康地滿足植物的需要,因為這需求比例上的變化,如果土壤裡的微生物多元且生機蓬勃,應該是由植物自己選擇性地向根系輸送食物,養活能為它服務的微生物來決定的。植物自己知道需要甚麼,那個時候它養活更多細菌,土壤裡便較多硝酸鹽,那個時候它養活更多真菌,土壤裡便較多銨。這就是為甚麼再生農耕或自然農耕,都會用熱堆肥的方法,將最大量和最多元的微生物重新繁殖在土壤裡,讓這些微生物為農耕者服務。這種植物與土壤微生物的互賴關係,本就是地球生生不息的原動力。

農耕者掌握這規律或趨勢後,便可在製作堆肥過程中調控底物的比例,或在製作堆肥液時刻意多加細菌或真菌食物,或因應土壤食物網的分析結果,用前兩種方法調控細菌和真菌比例,適應所種的農作物的自然需要。

鳴謝 : 感謝SFI Australia 授權翻譯及轉載